澳门太阳城|官网_欢迎您

散文

您当前的位置:澳门太阳城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浏览文章

难忘的初中母校
作者:山东省 丁宝琦 来源:澳门太阳城 浏览次数:1183次 更新时间:2021-10-09
  我们的初中母校是掖县第十三中学。58年来,尽管母校的名字换了又换,教学性质变了又变,外形包装越来越美艳,可令我们最难忘怀的情结,还是她那雏形的模样和被肢解了的残体。母校啊,在您那里我们曾留下了修建校舍的汗水,曾遭受着连年饥饿的折磨,曾经历了立志成才的励志,曾沐浴着老师们浩浩荡荡的教书育人的恩泽。
  1960年8月中旬的一天头午,我们怀揣着掖县第十三中学的录取通知书和起出的户口证明,背着铺盖和书包,提着吃喝所需的日用品,朝着西北方向、10多华里之外的第十三中学走去,算是开始了读初中的学习生涯。一路上的心情,全是对十三中的美好梦想:中学么,总会比小学有气派!一定有雄伟的校门,坚固的院墙,漂亮的教室,宽阔的操场,知识渊博的老师……
  掖县第十三中学位于东宋村村东。来到这里,美梦竟然被击得粉碎!学校没有院墙,没有大门;一条宽阔的道路南北笔直,长约120多米;其路西面南半部有几排房子,前排是教室,后面的是教师办公室及老师和学生的宿舍;其路东面南半部是操场,并不平整;路的北端东面有些房子的烟囱冒着烟,肯定是伙房。我们是被十三中录取的第一批学生,共分四个班,每班48人左右。大家各自找到所分班级的教室,我是分在在一级三班。进门一看,大吃一惊!这叫教室吗?三间房子空荡荡的,除了东山墙上有一块用水泥掺石墨刚抹成的黑板外,中央便是一个大大的土坑,那是抹教室的里墙皮掘土所致;教室外,也是布满了大大小小不等的土坑,其中的土是用去封盖屋顶了。宿舍呢?还没有装修好,只得暂借东宋村一些农户闲置的房屋,临时在地上铺些麦秸草,将就着睡在上面:便是宿舍了。
  入学后,我们并没有学习,也没有地方学习,而是在烈日炎炎下,在老师们的带领和指挥下,汗流浃背地参加体力劳动:首先是修建教室,同学们用土筐或土篮子从远处运来土,填平教室里的大坑,让建筑师傅在黑板下垒砌了讲台;再去填平教室外所有的土坑以及修建操场和大大小小的各种道路。大约半个月后,教室里才运进课桌、凳子,我们才听课学习。教室宽敞明亮,桌凳整洁,在此听课,心情特别的美。各任课老师讲课风格虽然不同,但都是抑扬顿挫,声声入耳。课外活动,校园地面如镜,那可是我们的血汗凝成,在上面踢毽跳绳,熙熙攘攘,好不快活!——我们也初次尝到了人生自食其力的喜悦。
  到了晚秋,国家粮食储存极端不足,办学资金严重短缺,我们的户口又从学校起出迁回各自的老家,接着有42名大龄学生下放回村参加生产劳动,学校举行了欢送仪式;自此后,个别家庭有巨大困难的同学也陆续自动退学。
  三九严寒的隆冬,教室里寒风透壁,滴水成冰。怎样吃早饭呢?先拿出饭兜里的瓜叶蛋,掰成碎块,放到陶制小盆里;再舀一瓢值日生打来的热开水,倒进陶器盆里。等一会儿,瓜叶蛋碎块不凉了,就就着从家里带来的萝卜咸菜,凑合着吃起来。
  1961年的春天,进入初一的第二学期,由于前两年的自然灾害,我们神堂公社遇到了空前的饥荒,社员每人每月只分到8斤粮食。同学们带来学校的食物,大都是用地瓜蔓或茅根草碾成的细粉、加上点儿玉米面子掺和起来捏成的黑团团。西藤村的柳景云同学,用陶制罐子盛着背来的,却是纯粹的地瓜蔓被碾成细粉而熬制成的黑糊糊。同学们的双腿全都水肿,用手指在腿上随便一按,就是一个深窝窝,很难再鼓平。走十多华里的上学路,中间需要歇几歇。是继续求学还是立即退学?每个同学都曾权衡利弊,作了反复选择。是政治课上“掌握知识”、“立志成才”、“改变贫穷”的思想教育,促使同学们选择不怕饥饿,留校学习。
  1961年1月,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九中全会在北京举行,由毛泽东主席主持,全会正式批准对国民经济实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全会还认为,“1961年全国必须集中力量加强农业战线,贯彻执行国民经济以农业为基础,全党全民大办农业、大办粮食的方针,加强各行各业对农业的支援,尽最大努力争取农业生产获得最好的收成。”为落实这些方针和政策,我们的学校领导决定对班级布局实行调整,在神堂公社设立两个教学点:一个在留村,一个在丁家村。于是母校肢解为三,神堂公社的学生就近走读上学,解决了走路难和吃饭难的问题。我是去丁家村上的学,一上就是一年半,即初一下学期和初二上、下学期。正副班主任是语文老师孙铭典和代数老师张一同,他俩在这里食宿。其他任课老师按着课程表,有课就骑自行车来上课,上完课再回东宋十三中去。寒冬酷暑,风雨无阻。我们丁家村教学点的教室,是一农户弃用的正屋:低矮、狭长、阴暗、潮湿;即使这样,它终归方便了我们。可是它委屈了老师啊!那些可敬可爱的老师啊,我们蜷伏在母校被肢解出的残肢上苦苦求学,贪婪地吮吸着您们以瘦骨嶙峋的机体倾情地教书育人而付出的的汗水和心血,政治机体健康发育,爱国思想不断加强,科学知识天天增长,骨子里焕发着顽强不屈、发愤图强的革命前辈的壮美光华!
  在丁家村教学点读书,最难忘的事情还是“饥饿”,饭食是各种无毒的树叶、野菜和草根。虽然它们无毒,但很苦涩!再苦涩也得强咽下,否则心脏会永远休息!不过,那时的精神食粮并不缺乏,精神食粮特指音乐课所学的歌曲和政治课上的理想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以音乐课为例,兼任音乐课的张一同老师曾教了一首陕北民歌《秋收》:“九月里九重阳,哎,收呀收秋忙……,满场的那个新糜子儿,哎,喷呀喷鼻香……”,其歌词通俗平实,其旋律如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述说自己所历的美事,娓娓动听。唱着这首歌,仿佛走进秋天,看到丰收,闻到了大黄饼子和小米饭的香味,短时间也就忘掉了饥饿。虽是“短时间”,但也是一种精神享受,一种幸福,一种对丰衣足食生活的向往;同时也更加坚定了我们誓改故乡贫穷面貌为己任的历史担当。
  1962年秋季,中共八届九中全会的方针政策在全国已经落实了一年半,神堂公社的政治形势同全国的政治形势一样,官僚主义的浮夸风彻底纠正过来,田野里的农作物获得丰收,生产救灾初见成效,社员们告别了菜叶果腹的年代,神堂公社的教学点随即被撤消。初中三年级入学,我们又去东宋第十三中学寄宿读书,学校把我们这一级学生又重新编成三个班,每班学生45名左右,我被编进“二级三班”。我们之所以成为二级的学生,是因为1959年东宋公社和神堂公社考入掖县第三中学的初中学生,1961年春季,也来到第十三中学就近上学,直至初中毕业;他们以掖县第十三中的名义参加了高中升学考试,考中了两名学生——刘兆佳和聂清蒲,因而他们成为一级学生了。
  在初中三年级,我们的主食是地瓜、瓜干,营养成分仍然不咋地;但能痛快地填饱肚子,再喝上香喷喷的玉米面子的稀饭,已经是“天堂生活”了。这时候,同学们把主要心思放在学习上。教室的北墙壁上,挂着两块醒目的伟人语录,劝勉我们要刻苦务实:一块是马克思的,“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可走,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另一块是毛主席的,“知识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决定的需要的倒是其反面——诚实和谦虚的态度”。这两条伟人语录,确实激励出同学们刻苦学习的精神:“油灯放微光,微光映人像,双目书上过,笔在纸上响”,黑板报上孙笃明同学所作的这五言绝句,形式上虽然平仄字对仗有商榷的地方,但内容上却很真实形象地描绘出同学们在困苦条件下的晚自习上,学习得那么专心致志。
  1963年春季,到了初三第二学期,3月5日,毛主席向全国人民发出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伟大号召,同学们马上响应,积极投入。那么,向雷锋同志学什么呢?当时形成的至今仍有影响的意识主要有这些:学习雷锋认真地学习毛主席著作,彻底改造世界观;增强爱党、爱国家、爱人民的真挚感情,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中去,为需要帮助的人做好事;建设社会主义大厦固然需要钢材,但我们却愿愿做一个小小的螺丝钉。当时班主任老师让每个同学都装订了一本《向雷锋学习》的笔记本,天天记录着学习毛主席著作的内容和心得,记录着做好人好事的过程和体会。经过这么学习,雷锋精神在我们这代人的脑海中深深地扎下了根,直至今天,我们这代人仍然淡泊名利,不计较个人得失,看重的是一心为国家多做贡献。  
  1963年夏天升高中考试,我们十三中三个教学班除了考上中专若干名外,考上高中人数为十三名,我们二级三班考上五名,分别是孙延禄、孙显芳、泮业美(女)、张召举、丁宝琦。秋季掖县第三中学高中开学,其高一共收进8所初中考中的学生88名,这8所初中为,三中、五中、七中、九中,十中、十一中、十二中、十三中。其中校址处于平原富饶地区、应考人数最多的三中和九中,考中人数也最多,各自26名,第三名就是我们十三中了。
  其实我们二级三班,还有五名同学完全有能力也读高中,因为他们与考上高中的这些同学的学习成绩不相上下。他们没去读高中,不是没考上,而是根本没去考:他们或者父母年老多病,或者兄弟姐妹太多,家中经济力量已经供不起他们继续深造了。他们的名字是:孙广书、赵志坚,刘远生、陶永翠(女)、王秀英(女)。不过,他们凭借初中所学的扎实知识,走进社会也干得风生水起。以三名男同学为例,他们都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生都在部队供职,孙广书为军医,赵志坚、刘远生二人官至正、副师级。
  我们二级三班的其他同学,毕业后,听从了毛主席“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的伟大号召,回到了自己的村子里,有的任村委干部,有的当民办教师,有的为赤脚医生,还有的任国家事业单位的基层干部或者是集体企业中的技术骨干。其中有两名同学的业绩应提一提,一是丁发广,当兵时在长岛驻军司令部任作战参谋,在地方退休时为莱州市工商局分局长;另一位是邓瑞昌,他初为村里的赤脚医生,特别精通中医针灸,在掖县大礼堂曾经为众人作过精彩的展示,一根银针,随意准确无误地进出自己身体的任何穴位,后来他被提拔为莱州市人民医院的院长,在这个职位上,任职近30年。
  总之,我们二级三班的每个同学,在自己一生任职的各个岗位上,都曾经大有作为过,为祖国今日之崛起,贡献了毕生的知识和力量。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们大有作为,靠的是我们具有雷锋式的爱国热情、掌握着科学文化知识和发扬着革命前辈的发愤图强的大本领,而这大本领,又是靠我们沐浴了母校老师们浩浩荡荡的教书育人的恩泽而生化取得的。敬爱的母校老师啊,为了培育我们成才,您跟我们相随相陪,衣食住行,关爱备至,亲如父母;在三尺讲台上,您们至始至终,全力以赴,辛勤耕耘,竭尽才智;您们“传道、授业、解惑”,瓜干果腹,呕心沥血,瘦骨嶙峋,无怨无悔。58年来,我们每当回忆起在初中母校里的学习情景,学校领导和各任课老师的言谈举止就会在耳边朗朗响起、就会在脑海中历历浮现:他们是,校长董金瑞,教导主任刘成信,学校团支部书记兼文书孙秀兰,政治老师(兼初三班主任)胡长祥,语文老师胡汝秋、孙铭典、杨贵显,数学老师赵培成、张一同、李钦俠,物理老师陶延廷,化学老师孙淑兰,历史老师庞士明,生物老师杜坤……。这些可敬可爱的老师啊,您们现在在哪里?身体以及其它的方方面面可好吗?我们真的好想您啊!在此,真诚地祝福您们晚年身体健康长寿,生活幸福快乐。


Baidu
sogou